gg

清江鱼诗句

清江鱼2022-06-25 16:33:04

分享:

清江鱼诗句(清江鱼是鲶鱼吗)

一人,一锅,或者,三五个人,围着一个大锅。

将牛肉、菌菇、土豆、藕片等食材推入锅中。

待沸腾,撇一把油,夹起,送入口中。

一顿火锅,吃了个把小时。

如果,对面坐着你的爱人,

那么,这个把小时,仿佛是一个世纪那么久,耗光了整个青春。

王家卫的慢动作煽情,用在火锅中,多了些文艺,却少了些鲜活。

吃火锅,是个动词,常用的动作是夹一筷子食物,放在滚沸的汤锅里涮。

郑州遍布大街小巷的火锅

关于火锅的印象,最深的要属北京、重庆和程度,北京著名的是烧炭铜锅,重庆成都有九宫格麻辣火锅。

而郑州,则是一座拥有很多综合火锅店的城市,经过改良,口味也偏中原。网上盛传的中国十大火锅之城中,郑州位列第三,仅次于重庆和成都,可见火锅已不是某一个城市独有的特色食物,已被普及成遍布大街小巷的普通食物,只是带了点该城市特有的印记。

在郑州,不论天气多么炎热或者多么糟糕,在x奴、x捞或者小板凳火锅店的门口,每天仍排了长长的队伍等号入座。

对于老郑州人而言,铜锅的炭火火锅是他们旧时的记忆,窗外是飘雪的郑州,室内架一口货真价实的铜锅,有着圆鼓鼓的大肚子(锅体),在大烟囱里加上泛着火星的黑炭。整个火锅店都弥漫着炭火的味道,但这样的老式火锅店在郑州是越来越少了,取而代之用起了电磁炉火锅。

关于火锅起源,目前有两种说法:一种说是在三国时期或隋炀帝时代, 那时的“铜鼎”,就是火锅的前身;另一种说是火锅始于东汉, 出土文物中的“斗”就是指火锅。可见火锅在我国已有1900多年的历史了。

清代就有诗句“围炉聚炊欢呼处,百味消融小釜中”来描绘火锅。

火锅不仅是美食,而且还蕴含着饮食文化的内涵。吃火锅时,男女老幼全都围着热气腾腾的火锅,泮溢着热烈融洽的气氛,呈现了大团圆这一中国传统文化。

火锅作为普罗大众喜欢的食物之一,在这个夏季,火锅食客尤为盛行,甚至有“越热越火锅”的说辞,然而火锅市场却不如消费者的热情那般火热。

郑州的火锅店遍布大街小巷,在美团上随意一搜“火锅”关键词就有将近一千个,这只是冰山一角的火锅团购信息。

火锅这种一千多年前就兴起的食物兼容了多样性、独特性等特点,颇受80后、90后年轻人的推崇。

火锅店也在前两年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,高峰时候,郑州的火锅店甚至达到了4000家。

去年调查显示,郑州的火锅业遭遇倒闭潮,十多年的老店面临关张。据业内人士分析,火锅业的兴起主要因素有以下两点:第一,从担保公司出来的大量资金,在寻找新的投资领域中,瞄准了朝阳的火锅行业,造成数量的急剧膨胀。第二,从行业属性来看,火锅在餐饮中是技术门槛较低的行业,从表面上看,不需要厨师,租个门店,买个锅底即可开张。

低门槛的朝阳产业火锅业,就被跟风大肆地兴建起来。

物极必反,这样盲目的大批量的投资行为必然导致市场饱和,转盈为亏,又因火锅虽是低门槛开店,但旺铺租金过高,火锅业终于在去年遇冷,关闭了几百家店,今年是郑州火锅业复苏的时候,一方面投资客的理性投资,加上火锅的优劣等级分化越发明显,优胜劣汰,淘汰掉了一批小型火锅店和故步自封,拒绝创新的传统火锅店。

食客们消费的场所变得较为固定,只去某几个品牌或者定向区域,使得在房地产经济持续攀升,倒逼市场经济整体下滑的今天,仍有经营状况良好的火锅店。

今天,我们只是单纯的来品味一下郑州的火锅,找回火锅鼎盛时期的记忆。

郑州多元的火锅文化

先来说说传统的火锅,最初的火锅就是清汤煮食,保存了食物的最原始的鲜美,现在最常见的是鸳鸯锅,最初是用木炭、煤气等明火煮,鉴于安全的考虑,之后常见的是一个电磁炉,上面放着因多次煮涮已黯淡了光泽的不锈钢锅盆,一边清汤、一边辣汤的红白汤底,就这么大火煮得咕嘟咕嘟冒泡,扔下牛肉、羊肉、金针菇、土豆、藕片等等一大堆切好的食物,最后再加入一片儿被撕扯得悠长透明的薄薄烩面和绿油油的茼蒿,调上一碗对味的火锅蘸酱,比如纯芝麻酱、蒜泥、香油或者混合辣椒酱等等。将煮熟的食材往料里一浸,再吃得时候,热味、香味、辣味冲击着味蕾,连空气都是鲜的。

除了大锅,还有袖珍的小锅,一人一个钢精小果子,各自煮着一小锅菌菇锅底或者番茄锅底之类的清汤光水。

我个人是不喜欢那种精致得,用黑色大理石营造出的高贵火锅店的,我还是喜欢明火的火锅店,只是现在太难找了,偶然在某个商场发现了一家炭烧的黄铜火锅,兴奋的不得了,食客们围坐一起的炭火火锅,比一人一口锅豪爽很多,火锅,就是需要很多货双筷子一起在锅内搅拌才有气氛,有洁癖的人不适合火锅。

这样的明火火锅,很容易就让人想起童年。那时候,家里还没有暖气,冬天都用煤炉取暖,煤炉上方通一个长长的管子,一直到屋外,防止煤气中毒。寒冬腊月的下雪天,我妈就端来一口大锅,在煤炉上煮,切好的大白菜、羊肉片、午餐肉等纷纷下锅,一家人就这么围坐在一起心满意足的吃着。那时候也没有酱料,尤其没有芝麻酱,爸妈就调点香油,弄点小葱香菜,剁点蒜,拌在小碗里,蘸着吃。

郑州的火锅没有重庆成都那么辣和麻,食客不会吃得大汗淋漓,由于郑州本身是较为干燥的城市,所以火锅也显得略为温婉,没那么足的后劲,不必用大量的辣椒逼出人们体内的湿气,避免了因干燥而上火的情况。

通常,火锅店的饮品标配是酸梅汤或凉茶,解辣解暑,与火锅的辛热相得益彰。

郑州除了传统的火锅,还有改良过的(先焖、烤后涮)火锅双吃和年糕火锅。

焖一锅大虾或者鸡翅,烤一锅香辣味的清江鱼,待锅内食用殆尽后,服务员过来在锅内加入高汤,煮至沸腾,再加入新鲜食材,一顿火锅大餐立刻呈现。

郑州的年糕火锅源于韩国,年糕是韩国人的主食,辣白菜是他们经常自制囤积的菜肴,韩国除了盛行烤肉,还特别流行年糕火锅。

红红辣辣的一锅酱汤,涮上菜叶、肉片、年糕,或者在火锅中加入一些奶酪碎,将甜不辣等食物扔进去煮一煮,再夹起裹着芝士,拉丝了的甜不辣,咬一口,既有奶香又有肉鲜,难怪这种外来火锅特别受郑州的年轻人欢迎了。

这些“火锅”是多元的,少了火锅店的纯粹,多了尝鲜的乐趣,毕竟,焖制品、烤制品甚至芝士与汤锅的融合,可以让人的味觉产生不同的体验。

吃火锅的讲究

火锅在我看来绝不是精致的食物,它不同于精心烹饪的菜肴,一种菜式一种味道,或甜或咸,火锅完完全全是靠着食材本身的味道出彩,鲜味儿、汤味儿、酱味儿混合出一道味蕾盛宴,让人大快朵颐好不畅快。

郑州的火锅,比北方更细腻,比南方更爽朗,它已自成一派,占据各大商圈门店,火锅是最简单的食物,也是最丰富的食物,你不必担心它的配搭,比如山药泥必须配蓝莓酱,小仔鸡里一定不能有鸭肉,火锅则是非常宽厚的食物,它可以容纳所有食材,鸡鸭牛羊,肉蛋奶鱼,统统可以,都能保持食物的原汁原味。

在容易上火的伏末去吃火锅,有种“偷欢”的快感,一方面需要谨遵时节的养生哲学:清淡、多蔬果、少油少盐、保护虚弱脾胃;一方面又熬不住辣椒油涮肉那种酣畅淋漓的诱惑,人心总有种明知故犯的弱点,于是火锅即使在不合时宜的季节,也很受欢迎。

然而,吃火锅最怕的就是火锅店的食材不新鲜,锅底油的污浊,这些都是健康隐患,那些隐藏在温暖、美味和光鲜之下的阴谋,没有人能够提防。

酒罢饭毕,用王家卫的手法结束一场热气腾腾的火锅最为恰当:

这一天,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去等待,用两个小时的时间去品尝,

品尝这一分钟沸腾的食物,或者是一片羊肉,或者是一截芦笋,

你还在这儿,

这一生的爱情,都融化在这一锅沸腾的汤水里。

灵鑫/文

行旅人间出品

-end-